2013年6月2日 星期日

第九章 帥哥 I


帥哥拖著疲倦的身體走進會議室, 門一打開, 煙霧就像妖怪一般湧出來. 立刻包圍著帥哥, 迅速污染著, 蠶食著他的身體, 帥哥感覺像一條迷航的輪船, 駛進了大霧的水域, , 一時之間不知在何處, 又如入夢魘: 我以後就要過這種生活, 這就是我為自己選擇的人生. 一時間, 迷惘至極.



帥哥來自加州, 計劃是先在紐約工作三個月, 然後調到上海. P對此計劃不樂觀, 因為帥哥是典型加州人, 對自己身體有一種崇拜, 因而也有獨特的飲食習慣, 帥哥的飲食是地道加州的 RAW FOOD DIET, 就是只吃生的, 凡是煮過, 加工過的都不可放入口. 剩下來的選擇不多, 只有水果, 蔬菜, 魚生和一些醃肉.

P覺得這種飲食習慣在紐約也有點麻煩, 何況在上海. 又或者說一個老外在中國生活已諸多不便, 更何況是不吃熟食的帥哥!


帥哥移居上海兩個星期, 問題已經夠多了, 公司派他到北京開會, 不知道是誰順口提醒了他, 中國的自來水不同美國, 不能直接飲用, 帥哥的邏輯很簡單, 水不能進我的口, 也不能碰我的身體, 因此洗澡成了大問題, 帥哥馬上投訴酒店水質太差, 擾攘了大半晚, 帥哥終於點了十多支蒸餾水, 洗澡問題才算解決. 同行的中國同事要負責替他翻譯, 當然覺得他非常麻煩.

帥哥又何嘗不覺得中國麻煩呢. 在上海的日子, 帥哥好像一個手剛受像傷的人, 每一件看來簡單的事, 都很不方便. 平時想也不用想的事, 現在要先安排, 心中要先預演一次. 

他不習慣街上途人對他好奇的眼光, 彷彿他是外星人剛剛降落地球, 但對他來說這裏何嘗不像外星呢,更令人費解的是在遊客區, 有人會要求跟帥哥拍照留念, 帥哥會下意識碰一碰自己的面, 明明沒有戴米奇老鼠面具, 為何自己會變成活動景點. 彷彿自己是四百年前初到澳門的葡萄牙人. 中國人都是第一次碰見白種人. 他沒有想到四百年前還沒有數碼相機,葡萄牙人也沒有被要求合照的麻煩.

到商店或者餐館時, 偶然遇到侍應用他聽不懂的中國話對他呼喝. 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旁邊美國來的華人同事對他說: “有時你不明白他們說什麼可能更好, 否則你會更生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