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第十五章 南京路







走在南京路上, 一位妙齡少女迎頭走過來問路, “請問淮海路在哪裡?”

P回答她, 不知道。

少女聽到 P 獨特的普通話, 嬌笑了一聲: “哎喲, 你是不是從外地來的, 你的普通話好特別啊!”

類似的說話, P不是第一次聽到。

少女繼續嬌道:”可不可以跟你交個朋友” 聲音婉柔得像條蛇一般, 快要纏住P的手。

P 失笑, 活了這麼多年, 他明白這個世界不是如此運作的, 妙齡少女是不可能當街主動交朋友的, 正如圓形不會有角, 靜止不能有動作一樣, 因為如果真的有這樣的少女, 她的生存機會也不高, 很快會被進化過程全淘汰掉。就算是你是貌似潘安,顏若宋玉, 這樣的情況也不可能發生, 何況 P自認是其貌不揚的實力派,平常碰到美女向他多看一眼, 只會立刻檢查一下褲鏈有沒有拉好, 不會作非分之想。









他望著少女天真無邪的大眼, 心裡只想, “究竟是怎麼樣的騙局呢?”

是帶我到後巷, 有流氓將我打一頓, 或是跟我打毒針吐密碼, 還是一覺醒來, 發現已經沒有一邊腎臟。”



問號自自然然從P 的心中昇到面上。少女彷彿也看到P面上的問號, 連忙解釋, “我也是外地來的, 是個大學生, 初到上海想找個伴跟我同遊。”

外地來的大學生, 倒不如說自己是尼日利亞王子吧。

少女溫柔地說: “你有沒有興趣, 我們一起去喝咖啡吧。”

P其實是極有興趣知道騙局是如何發展下去的, 但又不想以身犯險, 唯有推說趕時間, 匆匆離開。







這個世界上, 如果互聯網沒有記載的東西, 大概是超出人類知識範圍之外的了, P回家後, 馬上就找到了答案。


少女會帶P到一間特定的咖啡店, 到了以後, 少女會遇到她的朋友, 這麼巧合, 一同坐吧, 大家暢飲言歡, 不知不覺點了數十杯茶, P 當然不介意, 茶能值多錢, 埋單時, 服務員才告訴 P, 這是什麼什麼馬騮精(應該是馬騮搣, 互聯網有時也會錯的) 或是大紅袍, 每杯數百元, 盛為九千元, 當然要由P負責, P 自然不服, 或許還想耍無賴, 此時一群練了一身
硬功的惡棍會進場, P大概沒法短時間內找到各惡棍的罩門, 只好屈服就範了。


P 看完電腦後彷恍然大悟, 下一次到南京路, 已經有心理準備,這一次是一對母女, 大概母親怕女兒不懂應對, 所以在旁照顧。






女兒問P , “請問淮海路在哪裡?”

“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 P老實地說。

“你怎會不知道, 你不是正正從那邊過來的嗎?”

P忍不住笑, 女兒應該是剛入行, 不免破綻百出。

母親見狀, 馬上加入: 你是外來的, 一聽就知, 我們也是, 快做朋友, 速去喝茶。 然後就拚命地推銷自己的女兒。

P 看女兒一面稚氣, 大概不過十五六歲, 像個初中生, 可能她們
也不是真母女, P替她們可悲, 只能說有事, 推說“不如把你的電話號碼給我, 我有空時再約你去喝咖啡吧。”

母親馬上跟女兒說: “快給他電話! 快給他電話! 我有紙筆! 我有紙筆!””

P有些不忍, 乘機離開了。



上海是個可愛的地方, 連行騙的手法也傾向可愛, P在新天地碰到一對夫妻, 看起來非常老實, 一上來就向P解釋自己的身世, “我們從外地來做生意, 遇上了什麼什麼…” 以後的己經超出了P的普通話水平, P唯有用英語: “對不起, 我不明白”



丈夫呆一呆, 只能用有限的英語回答, 之前中文演說的巧言令色就像被剝了皮了, 只剩下赤條條的一句: I want money。P也一呆, 這樣沒有故事性的騙局, 聽起來更像搶劫, 於是 轉身就走。







在上海辦公室, 坐在P 旁邊的老外說P是騙徒湯圓, 來了上海短短幾星期, 就碰上這麼多騙案, 大概上海警察應該聘請P作卧底。其實可能是因為 P 的外型打扮像外地來的, 但又像是能說普通話, 因此是騙徒的最佳對像。P會留在上海三個多月, 不知道還會碰上多少奇遇。

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第十四章 正露丸案 II


正露丸像當年李宗仁一樣出走美國之後, 分公司由北京的室內設計師帶領, 老板立刻宣佈北京成為室內設計公司, 但室內設計師只得一個, 其他的全是建築師, 如此室內設計公司近乎兒戲。

轉了室内設計,老板仍然不滿,他對北京的處理手法是陰乾,即是讓她自然死亡,自生自滅, 北京人感到被冷待,又没有前途,一個一個的離開,只剩下室内設計師和秘書二人,名乎其實的百分百室内設計公司。

P 也曾在北京工作過幾天, 高個子女秘書帶 P 去午餐, 她對 P 說: 這裏的東西真的很好吃, 餐廳也很有名, 人人都知道這裏.

“是嗎?”

“對啊, 人人都說這兒的湯有毒, 因此大家都知道這裏, 但這湯實在太可口, 我也不管了!”


P 這時含著毒湯, 差不多要像武俠小說中的情節, 呻吟說: “我中計了” 又想立刻封了自己的膻中, 會陰兩個大穴, 阻止毒性攻心, 看著高個子還在介紹毒湯的美味, 恨不得把口中的毒湯噴到她面上. 


後來 P 收到一封電郵, 舊公司的上司問 P 對室內設計師的印象如何, 因為他們正在考慮室內設計師的求職申請, P 會心微笑, 不知道室內設計師離開後, 室内設計公司會不會改變成律師樓或是會計師樓之類.










北京要關門的預兆太多, 人們反而奇怪為何能久延殘存到現在, 好像看見一個奄奄一息的生病老人, 譬如在電視上看見江澤民, 反而心中會想, 還沒死掉嗎? 最後室內設計師離開了, 老板終於拔掉維生器,植物人終於安息了, 對大家反而是一種解脫.












.

第十三章 正露丸案 I


北京分公司關門了, 想當初老板興奮地對 P 說: “這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材,他曾在某大酒店當管理,由他來帶領北京就最適合了。”

這人材初到北京,不知吃錯了什麼, 肚子痛得死去活來, 鬧得不可開交, 最後不知哪裏來了瓶正露丸, 才解決問題, 經此一役, 北京的同事都叫他正露丸先生.


但自從北京分公司成立以來, 老板對正露丸先生的評價像 P 的股票一樣不斷跌價, 老板總是投訴北京這個不好, 那個不是, 最後老板承認失敗, 宣佈北京成為黑洞, 再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P也頗同情北京的同事,老板天生樂觀, 新公司成立後假設一切自然順利, 自己也沒有刻意經營, 基本上是自生自滅, 聽說北京的現金儲備只有人民幣五百塊, 多過此數需要向上海申請, 因此正露丸的位子不好坐。


終於正露丸放假回美國, 從此就消聲匿跡, 再也沒有人可以跟他聯絡,正露丸案是怪人谷三大疑案之一, (另外是梃擊案和移宮案) 有人說正露丸其實是美國間諜, 收集夠了情報就回總部報到, 又或者出走的飛機已經像林彪的三叉戟一樣墜毀了, 一說是老板親自將他打死, 埋屍荒野, 因此再沒有人可以聯絡他. 還有其他涉及外星人和法老王轉世的說法, P 也不大記得了. 









P 其實也跟正露丸先生見過幾次面, 他覺得正露丸和很多其他同事不一樣, 没有什麼怪異是行為, 是個正常人. 而且經驗實在豐富,口才相當了得,不得不承認老板最初的評語是對的。能令
一個正常人,  不顧一切的跳船, 一走了之,大概只有怪人谷有此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