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日 星期日

第十章 帥哥 II




帥哥與同事也有點格格不入, 他感覺上海的同事對他很冷淡, 尤其是庶務的女同事, 對他的回答只用最簡單的答案, yes,no, don’t know. 彷彿一字都不想浪費. 帥哥感覺不是在跟他們對話, 反而更像打 text message.恨不得都用簡寫: Y, N, LOL, OMG. 甚至像電報時代般“字字是金” 要用韻目代替數字.

帥哥感覺像跟一群機械人工作一般, 輸入問題, 輸出答案, 你當然不能投訴銀行提款機對你不禮貌, 不熱情.

但”提款機”之間卻有說有笑. 這使帥哥十分灰心, 他不知道她們都有一層厚厚的保護層, 彷彿新買回來的商品, 未卸去包裝前, 你只能看到一層無味的發泡膠, 黑板的, 無趣的, 冷冷的, 要先花時間耐心地除去這厚厚的保護層, 才會見到真正你要貨品.

其實整個上海何嘗不是這樣呢. 但有時包裝實在太厚, 還未開完已經灰心放棄了, 譬如一個在沙漠快渴死的人, 他不知道只差一個沙丘就到綠洲了, 對他來說這沙丘只是無窮無盡的沙漠的一部份. 因此他就灰心, 最終還是渴死在綠洲旁邊.

如果在紐約, 看到帥哥的樣子, 談吐, 衣著等, 
要再等到認識了一段日子, 才會敢大膽問: 你隻身去上海, 你的男朋友怎樣了?

在上海, 大概第一天的下午, 帥哥就聽到: 你隻身來上海, 太太不掛念嗎? 家中有幾個孩子?

她們腦子中是全沒這概念. 彷彿這些人這些事只會在電影情節中出現. 大概她們知道事實後, 還會嘆一句, 噢, 這麼帥, 這麼浪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