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第八章 李斯德林 II


李斯開了三天的夜車, 整個周末也獨個兒留在辦公室, 記得周五放工前, 同事還問李斯, “為什麼加班只剩下你一個, 你的組員在哪裏?” 

李斯笑道: “沒關係, 誰請得動他們周末回來呢?”
 
想不到這演變成日後老板對他的指告, “李斯這廝真的不合群, 又不懂當領袖, 樣樣事情也自己完成.” 


完成了工作, 老板才通知他, 由於合同問題, 匯報推遲. 周一, 老板看見李斯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到公司, “德林弟, 辛苦你了” 

“反正我對最重要的塔樓設計不滿意, 現在可以趁機修改一下.” 李斯道.



“我不想你深化塔樓, 我要你做旁邊的小屋, 那我們的匯報也會全面一點.”


李斯是未知是計, 覺得合理, 同意了.


幾天後, 李斯看到最重要的塔樓無聲無息已由張飛負責, 才知道中伏, 他馬上向老板投訴.

老板回應是: “他沒有別的事好做, 所以才接手的塔樓, 你讓一讓
吧.”

"那你當初又承諾我, 這項目由我全權負責?”


“我當初不是這個意思”, 老板要耍無賴,李斯也無奈。


他不明白老板明明說過張飛的設計不成. 為何現在又要玩弄這些調虎離山之計呢?


李斯心心不忿,覺得加班的職責屬於自己, 有時間設計, 就會交給張飛. 李斯以前在舊公司也頗受尊重, 現在在老朋友的公司反而受到如此冷待.







李斯除了無所適從 ,失望透頂, 隱隱還覺得這老朋友一朝做了老板, 早已經變了另一個人. 又或者做了老板之後, 會將一個人的缺點加倍的放大, 同時老板卻感覺自己的尊嚴有了無限膨漲. 譬如一個汽球吹脹了, 自己可能感覺很偉大, 但汽球本來看起來精工細緻圖案, 缺陷, 瑕疵也因脹大而表露無遺. 得粗糙無比.








第七章 李斯德林 I

上一篇 第六章 傻姑





"李斯! 李斯!" 設計師聽到有人在街上叫自己的名字, 就像碰見債主一般, 調頭就走. 跑了大約三條街, 回頭一看, 遠遠看到叫他的原來是現在怪人谷的同事, 設計師才鬆一口氣. 這種特務的生涯, 他已經開始習慣了. 進餐廳時, 他會檢查一下有沒有舊同事, 餐廳有沒有第二個出口逃生. 坐的位子更要面向入口, 以防有人入來“突擊”. 


設計師是公司的三個創始元老之一, 剛開始的時候只有P 、老板跟他, 所以他可說是P公司裏最好的朋友. 為了保持口氣清新, 設計師的檯頭經常放著一瓶漱口水, 因此同事都稱呼他為李斯德林.



李斯以前也在老板的舊公司工作, 也是老板的好朋友, 由於老板是舊公司合夥人, 簽了不能挖角的合同, 因此老板聘請李斯時, 也是悄悄的.

自此,李斯就像是加入了証人保護計劃一般, 雖然不需要改名換姓, 但也要對人說自己已經移居外地, 所以他應該身在外地, 在街上看見舊公司的同事, 他就要一溜煙般逃離現場.

社交生活要停止還不算, 舊公司的辨公室由於是高危地帶, 方圓半哩李斯也不敢踏足, 譬如通輯犯不能回到本國. 有舊同事上來怪人谷探訪, 老板就要李斯從後門離開辦公室, 彷彿移民局巡查唐人街餐館時的非法勞工, 又或者是警察掃黃時的未成年少女. 老板也會定期檢查李斯的 Facebook, linkedin, 確保李斯沒有洩露半點蛛絲馬跡. 

但老板不知道, 舊公司看到怪人谷網頁裏的公司作品, 早就認出李斯的設計風格. 老早知道李斯根本在怪人谷工作了.

下集: 第八章 李斯德林 II

2013年5月19日 星期日

第六章 傻姑


夜欄人靜, P留在公司加班, 鐘聲響起, 凌辰兩點, 忽然感到手臂奇癢無比, 一把長長黑黑的女人頭髮輕輕垂到P的手臂, P鼓起勇氣慢慢地轉過頭來, 看到一個長髮披面的頭, P打了一個顫抖, 幸好這個頭還是連著一個身體的, P 才鬆一口氣, 是傻姑, 她彎下身來看P的螢光幕, 私人距離對她來說毫無意義. 




傻姑還未到三十, 從中國來, 是個高材生. 記得她剛剛開始工作時, 一位同事順口一問, “你家中有什麼人?” 

“我現在與未婚夫住在一間公寓” 


“好的” 同事打算就此結束話題. 


“你不要誤會, 我還是處女!” 傻姑提高了聲線. 


大約有三分之二的同事聽到這重要的宣布, 公司生產力立時降低了八成, 雖然差不多三十歲還是處女,在這個社會未必是最令人驕傲的事, 但有勇氣當眾討論自己的童貞, 不能不說令人自豪. 

同事想不到討論會進入如此地步, 尷尬地道: “這當然, 這當然” , 在傻姑當眾展示自己的守宮砂之前, 匆匆離開

P與這位同事打過照面, 用了很大的努力才不笑出來, 要知道當年林彪也要寫一封“處女証明 “,在政治局傳閱, 才能為葉群辟謠, 現在傻姑的一句宣言卻立時確立閨女形象, 令人印象難忘.

一天閨女跟張飛閑聊, 談到張飛已經離婚, 閨女直接問他, “你究竟不愛你的孩子嗎? 如果愛, 為什麼要離婚?” 

P在旁聽到, 驚諤程度只覺自已下顎已跌到地上, 張飛出奇地冷靜, 還沒有拿出丈八長矛. 只平靜地解釋其前妻種種的不是.




其實 P對傻姑印象也不差, 人很聰明, 不能算沒有設計天份, 工作也用工. 但好像始終和文明社會格格不入. 因此不能不被列入怪人谷.





2013年5月18日 星期六

第五章 糟老頭 II

.....續 第四章 糟老頭 I

終於到了設計匯報的時候, 老頭花了兩個月的努力, 做了一個方案, P看著大螢光幕, 出現一個像盂蘭勝會燒給亡魂的紙紮祭品,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醜的建築P自己也設計過不少, 但未曾想過可以墮落到如斯地步, 大學一年級學生也做不出來, 聽著老頭以平常的聲線介紹, 紙紮屋彷彿越變越大, P如入夢魘. 恨不得真的把它燒掉,

老頭也看出不對頭, 承認設計不好, 他索性直接將責任推到他人: "因為同事渲染渲得不好, 所以我的設計不好.", 設計師在旁輕輕對P笑說, " 因為我要喝杯水, 所以我口渴" 拿著杯子離開了會議室.

P聽到後會心微笑, 事實上他工作了這麼多年, 碰過的辦公室惡棍 (Office Villain) 也不少, 就是說那些人見人怕, 經常引起所有員工不滿的人, 老頭肯定是其中一個, 也是P 見過最沒有任何能力的一個. 什麼也沒有, 只能剩下一雙 “慧眼”.

P輕輕推醒老頭, 也難怪七十多歲的老人家, 舟車勞頓的飛越大半個地球, 加上時差, 身體當然不及年輕人硬朗. 會議中老頭提議應該先加大公園綠化以配合設計, 業主的回應包括, “公園不是基地範圍, 要加大請先投考公務員, 加入市政府”, 以及幾個星期後的一封投訴電郵, 要求老板不要再讓老頭出席會議.





老板維護面子的代價也有上限, 終於在投訴電郵後的幾天, 老頭給解僱了, 公司彷彿突然不再需要慧眼了. 老板此時才道, 他們倆一起是在政府部門工作, 工作是有名的輕鬆, 設計一道閘門就花了三個月. 對老頭的評價由不可多得到慧眼, 再到工作散慢, 老板可信性跟隨其評價一樣逐步降低.


代替老頭的是一位高大英俊的美國設計師, 說話鏗鏘有力, 自我介紹時也十分熱情,
“大家好, 我名叫張飛, 字翼德.”

事後想來, P感覺有點前門拒虎, 後門進狼.


第四章 糟老頭 I

上一篇 第三章 老板哭了 II



會議開始了, 與會者擁躍發表意見, 在發言與發言之間的空隙中, 傳來一陣鼻鼾聲, 大家立即停頓下來, 老頭睡著了.

老頭原是多年前老板的上司, 記得公司剛開始時, 老板對P 說, “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設計師, 難得他剛被原來的公司解僱了, 才能加盟我們, 我們真的很幸運!”

但現實和老板活在的世界實在有太大的差別, 幾星期後, 老頭第一次介紹自己的設計, 他拿著一幅畫滿線的圖, 開始解釋這些線如何從那些圓心衍生出來, 十五分鐘後, P終於忍不住客氣地問, “那你的設計究竟是怎樣呢?”

老頭指著中央的一個正方形, 中間有兩個不太合比例的窗戶, P 望一望老板, 老板忙道, "還有時間, 還有時間."

從此老頭不再是不可多得, 老板新的說法是: "他有一雙慧眼, 看見好設計, 他是會知道的." 


P對老板的自欺欺人雖然習以為常, 但仍十分反感., 心想除非老頭是走到盲人院工作, 否則在人人有眼睛的地方, 看得見不算是專長. 老板的誇獎其實是一種侮辱, 譬如看見人家的書法. 卻誇他的紙很白. 墨很黑. 

在旁的設計師對P說: "希望老板誇我時, 不會說我有雙腿, 碰到路時自己會走"

“慧眼”也不是省油的燈, 他有老人家的脾氣, 老人家的嚕囌, 經常對同事老氣橫秋, 同事都投訴他對自己的標準寬鬆, 對他人的要求嚴格.
他以前曾在貝聿銘的則樓工作過, 所以現在說話習慣每三句就提一次 “貝先生”, 掛在嘴邊都是當年貝先生怎樣尊重他, 他在貝先生則樓又如何的舉足輕重, 與貝先生平起平坐. 






2013年5月16日 星期四

第三章 老板哭了 II

.....續 第二章 老板哭了 I
情到了這境地, 老板唯有出最後一招, 哭訴: “ 為何你這樣激動, 為何你再次失控, 翼德呀翼德, 你知不知我真的很愛你.”





誰知強中自有強手, 張飛被迫得尷尬無比, 唯有來一招姑蘇慕容, 以彼道還之. 一邊抹乾面上的眼淚, 一邊道:“我也十愛你.”


這一刻時間彷彿停頓, 大概由於實在太浪漫, 太動人. P逐一觀察其他同事的反應, 彷彿置身在周星馳的電影一樣, 有些同事嘗試避免和兩人眼神接觸, 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示愛的對象, 有些同事實在太驚諤, 已忘記自己存在於此空間, 不顧禮貌, 目瞪口呆地盯著兩人.更有些同事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加入哭泣的行列, 可是自己眼淚不是自來水, 說開就開, 又沒有悲劇演員的訓練, 所以未能加入.


P毛管直豎, 為了避免進一步尷尬場面, 他緩緩起來, 慢慢離開了這對羅密歐與茱麗葉, 詭異如此, 誰知道雙方痛哭示愛之後, 不會繼而接吻和好.


P出來工作多年, 什麼大場面沒見過, 偏生如此”騎呢”,如此奇形怪狀的公司實在聞所未聞. 事後每次回想, P也不禁忍俊不住.


後來新來的臺灣同事問P: “這是我們公司的文化嗎?現在我們公司是不是面臨很大的危機?”


P只能苦笑: “老板是一個很感性的人”


P回答後, 馬上警覺自己的答案和老板應付問題的思路如此相似, 心想呆在公司多一刻, 自己很快也加入怪人的行列.




第二章 老板哭了 I

上一篇: 第一章 放屁
老板哭了, 淚流滿面, 抽泣地說, “我真的很愛你.” 旁邊一同開會的同事被嚇得不知所措, P看到其他人的臉, 驚訝的表面跟碰到外星人差不多.

P還未能作出反應, 更出人意表的事發生了, 旁邊的張飛也開始哭起來, 會議室的詭異程度已到了極點, 怪異的氣氛令P想到小時候玩碟仙的情形, 說不定
兩人在大白天也被鬼上身.

“夠了” P 心中想, 兩個五十多歲的大男人抱頭痛哭, 只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紀錄片看到. P 搖搖頭, 回想事源也只能怪張飛死性不改:

公司的設計會議照例沉悶, 各人簡佈自己的設計, 老板循例各打五十大板, 然後說一個無聊的笑話, 大概老板要自己先笑出來, 大家才知道這是笑話. 有時候興起, 老板還會加插一兩段中國文化的小故事, 在場其他國籍的同事, 禮貌上表示有趣, 中國同事照例感到厭倦. 


P 冷眼著老板陶醉的表情, 相比起在舊公司, 身為華人的老板就算是合夥人也人微言輕, 現在老板發言時, 其他人立即安靜下來聆聽, 老板對此感到十分滿意, 尤其當中有外國人, 滿足感就更大, 彷彿會議室這個小小的天地都已完滿了, 合理了.



到了張飛發表他的設計, 大家為了避免衝突, 照例表示同意, 只有新來的零售設計總監異議, 兩人由理性爭辯到人身攻擊, 爭論焦點是在二十萬平方米的總圖中的一個樓梯, 無關痛癢得令旁人失去興趣, 張飛表現出長板橋本色, 開始拍檯和怒吼, 零售設計總監憤然離開, 老板坐在旁邊不知所措.

其實老板事前已經多次警告張飛要控制自己情緒, 他多次失控 有時甚至在客戶面前, 但對一個情緒智商只到十歲水平的人, 又能要求什麼呢? 張飛回應也十分妙, 說自己一個十分 Passionate 的人, 暗示自己因此擁有失控的特權.

張飛五十多歲, 大概是前半生自覺懷才不遇, 如今機會來, 比其他人更著急地追趕尾班車, 自認是個老實人, 別人卻當他是個不講道理, 生人勿近的怪人.



                                                                           下回: 第三章 老板哭了 II

2013年5月14日 星期二

第一章 放屁

上一篇: 前言


P收到一封電郵, 一位同事要求調位, 原因是旁邊的設計總監經常放屁, P 皺一皺眉, 拿起咖啡輕輕呷一口, 彷彿害怕電郵中的氣味會從電腦中走出來, 要用咖啡的香氣蓋過它.

事實上, 類似的情形已經發生過一次, 另一位同事在前幾個星期也以同樣的理由調位. P對設計總監非常鄙視, 五十多歲也控制不了自己. P在背後稱他做
張飛, 因為他常常怒吼, 而且喜歡拍檯, 容易失控和極其的蠻不講理.

張飛經常放屁已經習以為常, 有時候還會發出聲響, 跟著他會"禮貌地"說一句 “ Excuse me”, 大概還要表現自己紳士的風度, 隱隱顯出其貴族的氣度,  P想到這裏不禁嘔心.

 P以前在另一間則樓工作, 當中一位華裔
合夥人決定另起爐灶, 邀請P一起開始新公司, 專門做中國的項目, 上司就這樣成了老板, P在新公司也擔當起庶務一類的工作, 因此調位的事由他負責, P第一次擁有這種權力, 自己也有點陶醉.



P與那位要求調位的同事單獨談, 同事還手繪了幅簡圖, 解釋辦公室空調氣流的走向, 說明
張飛的氣如何都吹向他. P無奈地同意, 心想這公司什麼人才也缺, 只是不缺怪人.




2013年5月10日 星期五

前言


在一處地方呆了幾年,這幾年的經歴,奇事怪人, 可以抵得人家很多年。 
看這些故事時,要記住它是虛構的, 雖然現實往往比虛構更富戲劇性,更具想像力




楔子


P要離開了, 他知道自己在這裏的影子會慢慢地蒸發, 好像身體在椅子上留下的印, 會慢慢的平伏, 連餘溫也最終逐漸消失.

他發了一封告別電郵, 感覺如同為自己完成了訃文一樣, 他不知道人離開一處, 就像死去一次, 有多少人回覆這電郵, 就代表有多少人出席他的喪禮, 可是P 沒法知道有多少回覆, 因為他的電郵戶口在當天已被取消了, 正如沒有人能知道誰到了自己的喪禮一樣.


P在紐約當了設計師差不多十年, 心得全無, 宗旨只有一個, 就是設計的東西不要太醜, 對P來說實在有點難度, 快四十歲了, 這個年紀不但學會面對現實, 對自己的期望也開始放棄.


由於很久就知道自己要走, 私人物品也像北洋時代紫禁城的珍品一般, 老早就每天一件一件地偷運出去, 最後一天反而沒有什要拿. 獨個兒輕輕的走, 彷似一縷孤魂. 回想這幾年的經歷, P不禁百感從生.


下一篇 第章 放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