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4日 星期六

第十八章 巴別塔






望著會議室中的大營光幕,P用普通話一個一個字地吐出來, 聽起來像機械人在說話, 其實只是解釋一個簡單的設計, 論理三言兩語就講完了, 但對P 來說,比向小學生講解量子力學還要困難, 好不容易說了三分鐘,全場異常的安靜, 與會者面面相覷,大概沒有人明白P 的普通話. 終於同行的南京同事開口了, 跟旁邊的助理說, “不如你為大家翻譯一下吧?”



助理一臉茫然, 心想 要將P的"普通話"翻譯成一般人聽得懂的普通話實在難度太高, 大概已經超出她的能力。業主陳總此時清一清喉嚨說, “其實你以後可以用英語, 我們也明白.” 真正的意思是“請不要再說普通話, 我們不會明白的.”




陳總差不多五十歲, 是個稍稍發胖的中年人, 經營一間食品公司, 自命是商業奇才, 不知道從那裡弄來了一塊地皮,於是開始發展地產, 完成了兩個小型的發展項目後, 才知道自己也是地產奇才。 陳總發現只要付出小小金錢, 就能聘請一大群建築師前恭後倨的替他工作, 不禁其樂無窮。


會議中段, 四五個陳總的私人助理走進來, 奉上咖啡和點心, 她們全是二十多歲的美貌女子, P不禁會心微笑, 覺得陳總其實是人事管理的奇才。

“這落貨區可以放大堂內….” 陳總的提議是有名的大膽, 建議還包括辦公室內混入兩層住宅, 店鋪的上層是酒店別墅等。


P 習慣性地裝出非常專心的樣子, 因此會議室中的人都是望著P來發言, 面對著陳總大發議論, P更是緊緊皺著眉表示認真思考, 輕輕點著頭代表非常同意, 心中卻想, 陳總的意見, 說是狗屁不通已經是給足了面子.





好不容易會議結束, 陳總走過來跟 P握手, 說: “你的普通話真爛!” P淡淡一笑, “對, 是比較爛!”

雖經此一役, 但P對自己的普通話卻沒有絲毫動搖, 仍然堅持要常常說. 雖然一開口, 旁邊總伴有一陣譏笑聲。P自己也知道這種堅持已經屬於怪誕行為, 足以今自己列入為怪人谷之列.




一星期後, P再有機會在大庭廣眾前作匯報, 這次老板 是個廣東人。

這大概是P 這生人第一次用廣東話講解,發現用自己母語來匯報是這麼容易, 簡直可以說是得心應手,講解中間還有嫻情加插一兩個笑話。







廣東老板聽完匯報之後,開始發表意見:

“呢間酒店房, 個沖涼房好似大得滯…”



P偷望一下其他同事, 暗笑這次角色終於倒過來了! 只見所有同事雖然留心聽著, 每個人的頭都不其然向老板移近半呎,但都只是勉強聽懂少許,只能不停點頭說 “對! 對!”



廣東老板接著大談人生哲學, 並且開始進入存在主義層面 “其實投資嘅野冇架, 我做人嘅原則好簡單, 正所謂….”

同事們開始崩潰,之後的內容一點
聽不明白, 終於南京人忍不住對P說”麻煩你跟我們在場的同事,美國及韓國的設計師翻譯一下吧”

P 吸一口氣: “What Mr Zhang said was…

One fate, two luck, three Feng Shui, four is Karma, five study…”

會議室一片沉靜,南京人終於明白老板其實是在廢話, 韓國同事似懂非懂,美國人的茫然表情慢慢地轉化成憤怒。



P 見勢色不對, 明白一命二運三風水實在是太難翻譯, 唯有馬上補充, “check your fortune cooki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